春山妒

张译与瓶邪 在努力日更!宣我不亏!

【瓶邪】男人三分醉,演到你流泪


01.

  “哑巴,你搁这儿干啥呢?”黑瞎子贱兮兮的抬头望着躺在树上发呆的张起灵,手一撑,自己也上去了,蹲在张起灵的旁边。

  张起灵对他这种动作向来是不管的,只是双眼放空,自顾自的想着自己的问题。

  黑瞎子神秘兮兮的看他一眼,语气里充满了笃定,“我猜,你在为我那个宝贝徒弟伤神呢吧?啧啧啧,真难得啊,还有你哑巴张搞不定的事情。”

  张起灵眼睛猛的睁开,看向他的眼神都变得凌厉了,语气淡漠而充满威慑力,“宝贝,我的。”

  黑瞎子惊叹于张起灵的占有欲,举双手投降状,“好好好,你的你的……”

  见张起灵又扭头发呆,黑瞎子道:“不过,你知道怎么追我那傻徒弟吗?”

  “追?”张起灵似乎有了一点兴趣,扭头看着黑瞎子。

  “我的天,当然要追的。”黑瞎子夸张的大叫一声,“你不会都还没和人家表白吧?那你怎么让人家和你在一起啊?我小徒弟脸皮薄,你总不能指望他给你表白吧?老公嘛,主动点!”

  张起灵看他一眼,“我和吴邪告过白。”

  “那就是你没实际行动追人家,不然吴邪肯定会答应。”黑瞎子老神在在的的。

  张起灵飞快的接了一句,“怎么追?”

  黑瞎子勾唇,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追狗套餐,原价999,现在只要9999,帮您将心仪的狗狗立刻套回家,包教包会,不成功不包退!”

  张起灵神色复杂的看他一眼,“找张海客。”

  黑瞎子看着支付宝到账,嘿嘿一笑,“好,我宣布,张老板,咱们的追狗计划今天正式开始!”

  说着伸出一只手去要和张起灵击掌。

  张起灵还没有任何反应,就听见树下面吴邪的声音,“我说,两位老人,我很喜欢这棵树的,你们要是给压断了怎么办?”

  张起灵二话不说将黑瞎子扔下去,然后自己轻盈的落在地上,走到吴邪身边,眼神无辜,“吴邪,我不老。”

  吴邪噗嗤一声笑了,“知道了知道了,快回家吃饭吧。”

  黑瞎子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扯过跟在吴邪后面的张起灵,“哑巴,你扔我干什么!”

  “吴邪说你太重,会把树压断。”似乎是碍于两人目前的合作关系,张起灵又加了一句,“吴邪喜欢那棵树。”

  黑瞎子无语,“行行行,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我忍。”

02.

  “都说恋爱应该从正式的告白和一束花开始,那你既然已经表过白了,那就给我徒弟整一束花来。”黑瞎子在凉椅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嗑瓜子。瓜子皮全都粘在了西藏獚和四叔的身上。

  张起灵一手捞一个,走远了。

  “小哥,你拐卖小狗啊!”吴邪看着一边揣一只狗走过来的张起灵有点好笑。

  张起灵把狗放下,摸摸吴邪的脑袋,“嗯。”

  只不过想要拐的是你这只小狗。

  吴邪蹲着,耐心的给四叔和西藏獚清理。

  晚饭的时候喝了点小酒,吴邪第二天起来比往常更晚一些。

  一起来就看见自己床头柜上摆着一个造型古朴的花瓶,里面插满了野百合,开得正艳,花瓣上还带着露珠儿。

  “哇,好漂亮啊。”吴邪伸手拨弄了两下。

  张起灵穿着黑色工字背心,露出威风凛凛的麒麟纹身,擦着头发从外面进来,对上吴邪欣喜的表情,“喜欢吗?”

  吴邪点头,“喜欢喜欢,好漂亮的花。小哥你摘的?”

  张起灵点头,“很漂亮,和你一样。”

  双指努力扣在窗框上偷听的黑瞎子听到这句话惊讶得差点松手掉下去。

  好家伙,原来哑巴张居然还会说情话啊?

  果然,只要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见。

  小样,吴邪这不得被拿捏得死死的?

  然后他就听见了吴邪了然的声音。

  “小哥,是不是有事求兄弟啊?直说就行哈,我一定给你办到!”

  黑瞎子无语,翻了个白眼儿,气到双手握拳锤墙。

  吴邪听见扑通一声,挠挠脑袋,“小哥,你听见没,啥东西掉下去了?”

  张起灵两三步走到床边,看见摸着后腰龇牙咧嘴的黑瞎子,眼神淡淡的,手脚利落的关上了窗户,“什么也没有。”

  吴邪也不怀疑,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又去摆弄那束花了。

 ——————

黑瞎子:“哑巴,你究竟是怎么让这个木头开花的?”

大张哥:“吴邪不是木头,吴邪说喜欢我,是我不好。”

黑瞎子: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评论(183)

热度(4859)

  1. 共26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