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妒

张译与瓶邪 在努力日更!宣我不亏!

【瓶邪】小狗追夫,小哥吃醋

双视角!!!🍻

01.

刚刚吃过午饭,我和黎簇一人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蹲在墙根儿晒太阳。

“所以说,我特意过来吃你俩的瓜,但是其实你俩还没搞在一起?”黎簇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不明白他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有谁规定了我俩已经在一起了吗?

但是其实我是真的喜欢闷油瓶的,不然为什么跟在他屁股后面追了这么多年。我以为把他从青铜门里弄出来,他也答应了跟我到雨村,多多少少对我有点那种意思,所以在长白山下的小旅馆里,我就借着酒跟他表白了。

“但是他拒绝了。”

黎簇的狗尾巴草掉到了地上,他捡起来,放在手里玩儿,“他居然会拒绝?我以为他愿意为了你到青铜门后面去吃十年蘑菇是因为喜欢你呢。”

我翻了个白眼儿,“就不允许人家小哥特讲义气?”

“嘁。”黎簇也翻个白眼儿,“可他拒绝了你还跟着你到了这里养老,我看也不是全无可能嘛。”

“真的假的,你们年轻人现在怎么追人?”我来了兴趣,丢了狗尾巴草问他。

黎簇将我丢掉的狗尾巴草捡起来,和自己的那一根一起拿在手里弯弯曲曲的,没一会儿做出来一只小狗,“想让我帮你追张起灵啊?”

“嗯嗯嗯!”我连连点头。

黎簇神秘一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

“前阵子有一批货,我有点搞不定。”

“这有什么?我回去帮你谈!”我一口就答应下来。

黎簇将那只小狗插在我的头发里,拍拍屁股站起来。

我正想要将那小狗拿下来,就感到有一只手停在我的脑袋上片刻,我扭过身去看,竟然是闷油瓶!

似乎是太阳有些刺眼,他的双眼微微有些眯起来,很有压迫感。我心道不好,这瓶子什么时候来的?该不会把刚刚和黎簇的话都听了去吧?那可完了,本来人家就拒绝过你了,是看在兄弟情份上才和你一起住的,这下你在背后和人密谋追人家,人家还不拎着包就跑?

“小......小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黎簇倒是很没所谓一样,斜睨了我一眼,像是很看不起我的没出息,“吴老板,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居然拍拍我的肩膀就走了。

我对着闷油瓶心虚的笑了一下,“嘿嘿,小哥。”

“刚来,听到你要回去帮他谈生意。”

听到小哥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原来没听见啊,没听见就好。可能是我放松的动作太明显,小哥皱了皱眉,眼中有很明显的疑惑。

“吴邪,你和他有秘密。”

“哪有,没有!你别瞎猜!”对着闷油瓶那张脸,我否定三连,然后将狗尾巴草小狗塞给他,“喜欢这个是吧,送给你啦,我先走了!”

再不走,我恐怕就招了。

我落荒而逃,自然看不见他落在我背影上那一抹目光。

02、

“你要夸他,给予他积极的情感。”黎簇一边切火龙果,一边和我说。

我顺手捻起一块儿白心的,放在嘴里,“还挺甜的,诶,你说为啥红心的比白心的贵?”

“因为要区分你和解雨臣。”黎簇放下刀去洗手,很嫌弃我用手拿火龙果,递了一把叉子给我,“你知道人和动物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人会使用工具吗?”

我才不在意这小子拐弯抹角的说我穷,接过叉子,“那你说,我怎么夸小哥?我说,哇,小哥你劈的柴好整齐哦,我好喜欢,这样吗?”

我学着电视剧里小姑娘的样子,捏着嗓子,那声音我听了都想把刚刚吃进去的火龙果吐出来。

黎簇一拳垂在我的肩膀上,“不管你是谁,快点从吴邪的身上下去!”

“那你给我示范一下。”

黎簇咬了一口红心火龙果,张嘴的时候像是刚刚吃了小孩儿,偏偏还慢慢悠悠的说话,“比如,吴邪,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睫毛其实很长?很卷,很漂亮。”

“啊?真的吗?”我有点没反应过来,不是在说怎么夸闷油瓶吗,怎么又说到了我的睫毛上,难道要我一边捏着嗓子喊张起灵,一边猛眨睫毛吗?不过,这小子总算发现我的长处了,也算是有长进。

“你又知道了。”身后猛不丁的传来闷油瓶冷冷的声音,吓得我一个激灵。

“小哥,你来啦?”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厨房难道什么闲人免进的地方吗?

闷油瓶听到我说这个话果然不高兴的沉了脸,估计是觉得我真的很笨了。

“打扰到你们了?”

他似乎不太喜欢黎簇,不过也能理解,封建大家长嘛,还是比较看重什么规矩礼节之类的,但是黎簇就一鬼火少年,他没染个绿毛再来已经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了。

“没......没有。”我急忙将那一盘火龙果推到闷油瓶的面前,“小哥,吃点?”

可是他似乎对火龙果不是很感兴趣,只是站在我和黎簇中间,就开始发呆。我们三个站成了一个很诡异的三角形,黎簇看着我,闷油瓶双眼放空,我眼神乱飘。

黎簇这时候突然走过来,怕闷油瓶听见,几乎是趴在我耳边传授秘方,“学会了没?就像我刚刚那样,语气正常点,自然点!”

说完,他就承受不住闷油瓶持续输出的超强气场,脚底抹油,开溜了。

我低下头,仔细想了想,怎么夸才算是自然呢?

这火龙果好像是小哥买的,于是我插起来一块,放到他嘴边,“小哥,要不你还是尝一口吧,真的很甜很好吃!你挑水果的眼光真好!”

我心想这下够自然了吧?

闷油瓶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可还是张开嘴让我将那一块白心火龙果送进了他的嘴里。

我看他乖乖巧巧的将那块火龙果吞进去,心软成一片,于是又喂,他也乖乖地吃了。这不是挺喜欢吃的嘛,怎么刚刚不吃?难道是黎簇在,这闷油瓶子觉得不好意思?

喂完了一个,我端着盘子去洗,一边跟小哥将笑话,“黎簇刚刚吃的红心的,跟吃了小孩儿一样,牙都是红的。”

估摸着是觉得我没吃到,不好意了,他正在重新切一个火龙果,我故意凑到他耳朵边上,“他门牙上有一颗籽,别告诉他。”

我的本意是撩一下闷油瓶,毕竟凑这么近讲话,说话之间的气息都会喷洒到对方身上,很难不心跳加速吧?

但是谁知道闷油瓶听完我的话,什么反应都没有,耳朵都没红一下,甚至脸色陡然变得不好了,迈开腿就走。

难道是生气我越界了?哎,早知道就按照黎簇的一步一步来好了,现在还把本来好好的瓶子气走了。

但我又不敢去追,害怕越弄越糟糕,只好用力的去洗那个盘子。

张起灵视角:

吃完午饭,胖子在厨房洗碗,我给吴邪熬药。

药熬好了,可是吴邪不在院子里。我知道他吃完饭天气好的时候喜欢去墙根底下晒太阳,躺在树荫底下的那张凉椅上,露出肚皮,像一只小狗一样。

于是将药碗放在桌子上,去找吴邪,这个要在凉之前喝掉。

走到半路,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似乎忘记了,雨村最近不仅有我们三个,还有一个人。

那是吴邪活着的伤疤,他对他从来是纵容的。所以即使是他一天到晚只吃饭不干活的情况下,吴邪也收留了他。

可是我刚刚也没有在院子里看见他。

他会不会正和吴邪在一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很愿意他和吴邪单独在一处,于是加快了脚步。药没那么快凉,可我觉得我得快点让吴邪回家。

果然,吴邪和黎簇在一起。

他们两跟人凑得很近,在商量什么,我听到黎簇说他有一批货搞不定,吴邪立刻就说要帮他回杭州谈。

黎簇似乎很高兴,将手里的狗尾巴草插在了吴邪的头发里。

我上去将它拿下来了。

吴邪应该不喜欢那个小狗,他把它送给我了。

我把它丢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下午的时候,我又没有在院子看见吴邪。我还想已经习惯了下意识地去搜寻吴邪的身影,我希望他一直呆在我的视线之内。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也知道这样不好。吴邪应该是自由的。可是我发现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了这件事。很少有事情会让我有这种感觉——清醒的知道不可以,却还在放纵自己。

我知道吴邪在哪里。

吴邪说想吃火龙果,我下午去买了,没有想到黎簇也买了。我去买,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吴邪想吃,所以我去了。可是黎簇为什么去?

现在黎簇正在厨房里切火龙果,我猜吴邪也在那里。

走到厨房的时候,我正好看见黎簇将一把叉子插上一块火龙果,然后递给吴邪,吴邪很自然的接过来吃掉了。那是我买的,为什么给黎簇借花献佛?我正要上前去,却又听见黎簇说话了。

他说吴邪的睫毛很长,很漂亮。

我在心里给予了肯定,但是,这不是他应该看的东西。

我们三个站在厨房里,显得气氛有些诡异,不过很快黎簇就有了动作。他离吴邪很近,嘴巴都快要贴到吴邪的耳朵上了,我有点不高兴,感觉手指头莫名的痒,有点想要捏一点儿什么。

但好在的是黎簇只是短暂的说了一句什么,就放开了吴邪,然后冲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端着自己的火龙果出去了。

吴邪还在反应黎簇和他说的话,不过一会儿之后就不想了,端了盘子喂我吃水果。其实我不是很想吃,但是吴邪已经喂到了我的嘴边,又想到这是黎簇切的,我便吃掉了。

我吃掉了一整个。

我的火龙果,应该由我来切,我来喂。

我还没切完,吴邪一边洗盘子,一边笑嘻嘻的凑到我的耳朵边上说话。

我的心跳好似瞬间就加快了。

可是听到他嘴里说出“黎簇”两个字的时候,我有点不高兴。

于是我走出了厨房。

一瞬间,我想到了长白山下那间旅馆里,吴邪喝醉了,脸颊红扑扑趴在我身上,问我喜不喜欢他。

我当时拒绝了,吴邪后来也没在提过。

吴邪应该去喜欢一个正常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突然想来这件事。

  

  

  后续在彩蛋!


评论(151)

热度(5677)

  1. 共33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