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妒

张译与瓶邪 在努力日更!宣我不亏!

【瓶邪】无关哥的追妻火葬场

“小哥,我回来啦!你最近不是嗓子不舒服吗,给你买了点梨子,等会儿给你炖点冰糖雪梨。”

欢喜雀跃的进门的吴小狗却没有得到回应,伸着脑袋在屋子里看了一整圈都没看见那只瓶子的身影。

不觉有些奇怪,今天也不是他巡山的日子啊。

“真奇怪,闷油瓶人呢?”吴小狗挠挠脑袋,将装着几个漂亮梨子的塑料袋安放在桌子上。

“胖子!你有没有看见小哥呀?”吴邪问提着两个大大的购物袋的胖子。

胖子摇头,他今天早上就和吴邪一起出门去买东西了,怎么会知道瓶仔去哪里了。

“瓶仔不会走丢的,你操这个心呢。”胖子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杯水,豪迈的擦了擦嘴。

吴邪一想,也是。

便拿出小刀开始削梨皮,想快点炖上让等会儿小哥回家就能喝。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吴邪顺手开了免提放在桌上,手中继续着削梨皮的动作。

“喂,吴邪?”

他刚刚都没看是谁打过来的,竟然是大伯。

他打电话过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咋啦?又找我批条子?”

“哼!我以后再也不用找你批条子了!”电话那头的张海客趾高气昂,“你还不知道吧,族长已经回张家了!”

“嘶……”

吴邪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锋利的小刀划伤了他右手的大拇指,鲜红的血珠落到洁白的梨肉上。

“你说什么?”

吴邪冷静的问,声音比长白山的雪还要冷。

“我说族长已经回张家了,不信你打电话问族长去。”

吴邪一句话也没说,挂断了张海客的电话,拨通了张起灵的。

“喂,小哥。”

他尽力的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嗯。”电话那头传来张起灵的声音。

“你在哪儿,今天中午回来吃饭不?”

“……不回。”

“你在哪儿?”

“……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我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

吴邪简直要被气笑了,好好好,自己果然还是比不上他那个狗屁张家是吧。他只不过是可怜自己才屈尊降贵和自己一起窝在这个小村子里,现在人家一声不吭的跑回去继承家业了!

“好。”吴邪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

胖子从厨房拿了一个盘子过来,“削好的梨子放盘子里。”

一看吴邪的脸色立刻知道有什么事出问题了。

“咋了天真?”

吴邪埋头,一声不吭的将那个被自己的血染脏了的梨子丢在一边,重新拿了一个开始削皮。

“呀,这是削着我们天真的手了?”胖子眼尖,“快别削了,放着放着,我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去。”

说着就上去夺吴邪手里的刀。

吴邪躲过去了,头也没抬的对胖子说:“小花前两天打电话说他嗓子不舒服,闷油瓶既然不回来了,我炖好了给小花送去,说不定还能给咱们免点儿债。”

越说到后面越委屈,最后忍不住抬起头看着胖子哭了。

“……瓶仔肯定有他的理由。”胖妈妈心疼的搂住吴邪,“但是无论有什么原因也不应该这么对你,去吧,去北京散散心也好……”

当天下午吴邪就拎着一个保温桶,什么行李都没拿就上了去北京的飞机了。

胖子想了半天,还是拿起手机给张起灵打了个电话。

“老张啊,你老婆跟别人跑了!”


评论(155)

热度(7626)

  1. 共58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